六四燭光晚會與本土

紀念六四與清明拜山一樣,行禮如儀卻不應荒廢 —— 因為這個每年六月四日夜晚數以萬計香港人風雨無改年復一年以手上點點燭光點燃維多利亞公園的形式背後,有著難以移除的意義。

六四天安門屠殺及後來香港的維園六四燭光晚會對香港和香港人有著特別的關聯。當年中英聯合聲明簽署,中共當局極力安撫港人,又是五十年不變,又是港人治港高度自治。香港人在徬徨無助之際,將信將疑地注視著大陸政權改革開放所帶來的轉變。漸漸的不少港人開始對中國走向民主、開放,香港得以維護原有制度心懷期望了。

然後,八九民運以屠城結束。不少香港人從夢中驚醒,看清了中共的真面目,也對中共死心,紛紛移民他去。同時數以百萬計的港人走上了街頭,政治團體紛紛成立,港人開始自己捍衛起自己的權利。

支聯會成立,營救大陸民運人士,抗議中共暴力,要求民主中國,追究屠城責任,其實更多的是展現香港人追求民主、自由的意志。維園開始點燃了至今不息,讓全世界都為之動容的「六四燭光」。二十多年來這點點不息的燭光喚醒了一代代香港年輕人的政治意識,體認到自己身處的環境有多麼大的缺陷,民主離自己還是遙不可及,社會不公不義甚至在日益惡化。

鎮壓八九民運後大陸依舊勢不可擋的經濟發展,讓不少人漸漸忘掉或淡化了六四屠城的罪惡,不少人甚至覺得為了經濟發展屠城乃不得已,中共仍然值得信賴。只有那些年復一年,堅持六四維園燃起點點燭光的香港人,提醒著人們,中共的本質至今沒有改變,六四沒有平反,屠城責任沒有追究,中國沒有民主。

然後,極權之手終於明目張膽地伸到香港。「國民教育」、「電視發牌」、「政改假貨」、「整治港大」、「李波失蹤」⋯⋯,一個接一個的衝擊再次喚醒了昏昏欲睡的港人。香港人以「佔領公民廣場」、「和平佔中」、「雨傘運動」、「魚蛋革命」、「本土自治」、「港獨」回應。這一個又一個抗爭背後年輕的身影,不少是通過「六四燭光」啟蒙,認識到民主自由的可貴可欲,極權的醜惡。

六四燭光晚會能與香港,香港年輕人,香港本土運動剝離嗎?

《基本法》,半數的民選立法會,至今屹立的法庭,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普遍認知 —— 香港仍然有險可守。從現實情況著想,香港民主,自決甚至獨立,不可能不碰觸大陸。就算香港真的獨立了,大陸的政治環境也一定會影響到香港的。

狹隘地捂著雙眼,完全排斥香港與大陸的所有關連、歷史、恩怨情仇,就只能自欺欺人地走進死角,在死角繼續自欺欺人。

五十年前,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當年的紅衛兵頭腦發熱,目空一切,完全拋棄了自己對長輩、先祖、文化、歷史哪怕是最基本的尊重,藐視一切並摧毀一切。如今香港的黃絲年輕人,可要記取教訓,千萬不要年少輕狂至大言不慚邏輯混亂,此非香港之福。

「雨傘運動」暴露出來藍絲們的膽怯懦弱,與年輕黃絲的狂妄,同樣根源於人性的自私與自欺,以這種心態為主流的地方,終究無法打造出一個善的社會。

回到即將到來的「六四燭光晚會」,年輕人提出的一點批評卻是「支聯會」須要改進的 —— 放棄狂喊口號,煽動情緒,讓大家安靜地點燃燭光默哀,以有關六四的影片與歌曲作背景,嘉賓演說者有深度也有意義的發言,促使參加者深度體會六四的意義,思考未來之路。安靜而堅定的力量將會更加強大持久。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