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裁決

2016年7月12日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成立的國際仲裁法庭五名仲裁員對菲律賓針對中國提出的南海申訴做出一致裁決。菲律賓提出的十五項申訴幾乎全部獲勝,中國法理上全面落敗。

裁決指出,南中國海所有高出水面的陸地皆不屬於島嶼,包括地理上被認為最宜居的太平島(台灣佔領)也屬於礁石。根據這一歷史性的裁決,所有對南海島礁提出主權主張的國家,可以忘掉那些誘人的200海里經濟專屬區了(當然,大陸架遠離南海的中國損失最大)。

就算退到可以擁有12海里領海的礁石主權,裁決也否定了中國擁有主權的立場。首先裁決認為《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凌駕「歷史權利」;其次並無證據顯示中國在歷史上對這些礁石擁有排他性的佔有。

裁決否定南沙有島嶼存在,菲律賓(當然也包括越南、馬來西亞等)大陸架延伸出的200海里經濟專屬區便沒有了重疊。據此仲裁庭裁決中國是在菲律賓專屬經濟區填海造島及軍艦驅趕菲律賓漁民,侵犯了菲國權利。

裁決甚至指出中國在南沙環形珊瑚礁上興建大型人工設施破壞海洋環境、沒有制止中國漁民對周圍稀有動物的捕殺等行為,違反了對國際的承諾。

國民黨的蔣介石藉二戰勝利,南海諸國正身處殖民統治無力反抗時,匆忙畫上十一段線把南海囊為己有(也許是事出匆忙,十一段線內各島礁、明沙暗沙名稱直接譯自西方冒險家的命名,地理描述也錯漏百出——如把暗沙標為明沙甚至島礁),聲稱此為「自古以來的領土」。中共掌權後繼承之(其後為了「中越友誼」裁減為九段線)。

從地圖上看,這個九段線所囊括的南海範圍之大,遠離本土卻緊貼南海其它國家,有些「牽強」。歷史上中國船隻曾經經過、標示過一些島礁是事實,但也有不少其它國族人士使用的紀錄(日本人就曾經在島礁上收集鳥糞;西方冒險者甚至嘗試在南沙立國)。法理基礎弱,勝算並不確定,也許就是中國政府一直抗拒國際仲裁的主要考慮吧。

事後有人認為,中國政府應該從一開始就積極應訴,從而達到拖延待變、選擇仲裁法、加入自己的仲裁員、確保其他仲裁員皆政治中立等對己有利的目的,這樣做起碼不至於出現如今法理上全輸的局面。可是,中國政府應訴的後果可能更壞。因為一旦最公正的裁決結果對中國不利(這種結果幾乎是必然的——中國的九段線早已囊括九成南海海域,法理基礎又不穩,結果最好也是不變,但失去領海的機會更大),中國政府便很難不遵從裁決了。這的確是一個兩難的局面。

無論如何,如今出現最壞的情況,下一步如何走呢?

既然中國政府決定從一開始(2013年)就拒絕參與仲裁,此時拒絕接受裁決,形容裁決為「一張廢紙」,並對仲裁人員的組成、背景提出質疑,無可厚非。

問題是,裁決乃根據中國已經簽署遵守的《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程序進行,中國政府決定放棄參與及在程序中運用自己的權利;最終的仲裁法庭與五名仲裁員遴選又是根據《公約》程序完成的;《公約》也訂明了一旦其中一方放棄參與,仲裁必須及如何進行。

《公約》定義了海洋中的四種地貌:島嶼(在自然狀態下,不依賴外來資源及不純依賴採掘活動而能夠維持一個穩定的人類社群);礁石(高潮時高於水面);低潮高地(低潮時高出海面但高潮時沒入水中);常沒水下的礁巖。

撇除政治陰謀論,從純公約條文角度看,裁決似乎又切合以上定義。就算太平島這個面積不小,又可以人工掘井取淡水的地方,由於無法完全符合「在自然狀態下,不依賴外來資源及不純依賴採掘活動而能夠維持一個穩定的人類社群」定義,被裁定為礁石而非島嶼,也勉強說得通(儘管很有爭議的餘地,也應該再次開庭仲裁)。

遭美國軍艦多次駛入200海里範圍內挑戰的渚碧礁(Subi Reef)和美濟礁(Mischief Reef),中國在此已建有機場跑道。但此次仲裁裁定兩礁為「高潮時沒入水中」的「低潮高地」,不但沒有200海里經濟專屬區,連12海里領海也沒有。

二戰後由台灣駐守至今的太平島,根據裁決屬於「高潮時高於水面」的礁石,即只有12海里的領海,沒有200海里的專屬經濟區。正好太平島位於菲律賓200海里專屬經濟區邊上,也許台灣可以通過與菲律賓談判獲得在此區的漁業權利(台灣與日本釣魚臺漁業協議模式)而解套(當然,要排除海底石油的考量)。

此次裁決從正面角度看,可以為南海區域提供法理基礎,促使各方更理性地談判,永久解決爭端,和平共處。但從負面角度看,爭議雙方(美日支持的南海諸小國與中國)更容易爆發軍事衝突(或找到藉口迫使對方只能選擇武力反擊)。舉例來說,美國軍艦根據裁決大搖大擺地駛入渚碧礁和美濟礁12海里範圍;菲律賓根據裁決驅趕專屬經濟區內的中國漁船、海巡船,甚至登上島礁——結果會如何?

地緣政治中,國際仲裁只能對弱國有效,強國如美國、俄羅斯甚至日本都可以視裁決為「一張廢紙」。中國如今是處於什麼地位呢?中共自習近平上台後,對外對內都擺出一副強硬姿態。對付國內手無寸鐵的老百姓當然得心應手,但是一旦踏上國際舞台,如果缺乏真正的武力與威望,結果只會搞到自己騎虎難下。

當然,中國政府也可以採取逐步放軟的策略。在菲律賓200海里專屬經濟區內採取退讓(對菲國漁船,但不包括准許對方登島),然後用更務實的策略談判解決紛爭(如全體放棄主權訴求,共同開發)。無論如何,使強絕對不是中國的選項。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