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嘢」到「People’s Re-fxxking of Cina」

2016香港新一屆立法會議員10月正式上任。踏入政圈只有一年,「雨傘運動」催生出來的25歲美女議員游蕙禎先是拋出「扑嘢」論,繼而在立法會就職宣誓中展示「Hong Kong is not China」橫幅,並把誓詞中的「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唸成「 People’s Re-fxxking of Cina」,招來不少「正義人士」口誅筆伐,成為眾矢之的。

本來不少人就對一個只有二十多歲,對政治或民主毫無貢獻,兼且目中無人的年輕人,急速晉身尊貴議員,坐享近十萬月薪,心有不服或心懷妒忌。如今看到這些年輕人繼續「踐踏」社會「底線」,進而走到了「侮辱」中國人的地步,哪有不義憤填膺的道理?

香港「雨傘運動」毫無疑問地影響了2016年新一屆立法會選舉結果。傳統民主派全面獲勝之外,六位打著民族自決或社會正義旗號的新興候選人當選 —— 有趣的是其中三位屬於「極右」(民族自決派),三位屬於「極左」(民主自決派),平分秋色。

不知道是不是人類的心理定式,環顧全球民主社會的選民,似乎那些受過良好教育及心懷正義之輩多傾向「左」,而缺少良好教育或顧全自我之輩則多傾向於「右」。像當今美國民主黨支持者較「左」,共和黨支持者較「右」;英國「留歐派」支持者傾向「左」,「脫歐派」支持者傾向「右」。

我也經常懷疑,這個世界上是不可能出現「中間派」的。因為,人們一旦處身價值的分岔路口(如:是否接受人大「8.31」框架下的「普選」制度),由於人人已經「處身事件中」,必須作出選擇。那些不作選擇的其實是在做駝鳥,絕不是什麼「中間派」(也許應該被稱作自我放棄政治權力的「駝鳥派」),「駝鳥派」最後還是要被人硬拖著往其中一條路上繼續走下去的。

扯了這麼遠,我其實是想帶出一個觀點:包括游蕙禎在內的那三位「民族自決」派(「右翼激進派」)議員的支持者,也是無異於美國共和黨或英國「脫歐派」死忠支持者的。這些支持者是期望他們的代表能夠大聲回嗆同樣「侮辱」了香港人的中共政權,高調告訴中共政權:「我們不妥你,也鄙視你!」

同樣,「扑嘢」論也應該極合這些支持者的口味(儘管我十分不贊同議員用粗鄙言詞描述普羅大眾的行為 —— 面對可鄙政權另當別論)。

這三位議員政客是否也與他/她們的支持者般「缺少良好教育」或「顧全自我大過天」,我是持懷疑態度的。

也許游美女只是如許多參與了「雨傘運動」的年輕人那樣,是真心「不妥」大陸中共政權。但他/她們選擇抗爭的手法正好吸引了「右翼」支持者,為了選票欲罷不能,只能在這條路上愈走愈深。又或許,他/她們從來就深深認同黃毓民的「右翼激進之路」。又或許他/她們少不更事,把「正義」與「激進」混淆了。

至於那句「People’s Re-fxxking of Cina」是否真的在侮辱中國或者中國人?如果答案是肯定的,當然要譴責。但是,姑勿論說者的真正意圖為何(我會覺得游美女想罵的是中共政權而不是中國人),各位如果認真把這句話以字面意思理解的話,又好像不一定得出這種結論。說者也可以把自己當作這個「People」(即中國人)的一分子,從而得出另一種截然不同的意思。

無論如何,我們應該理解,更應該感到欣慰的,是香港的年輕一代敢於站出來,為自由、公義大聲疾呼,公開反抗社會與政治黑暗。無論手法如何,一個有希望,有上進潛力的社會,需要「勇於表達反對」的文化,更需要人們勇於支持「不平則鳴」的文化。因為,文化決定了一個社會以什麼面目存在於世間。社會層面的改變,需要文化塑造,而文化正正是人們思想表達的結果。

一個社會是走向自由、文明、善,還是走向物質至上、自私自利、損人利己,端看生活在這個社會的人們如何思考,如何表達(包括是否敢於表達) —— 即由此而形成的文化會塑造出相應的社會。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