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主義是流氓無賴們的最後庇護所」

如今,「雨傘運動」已過去兩年,香港新一屆立法會鬧出宣誓風波,一群打著「愛國主義」旗號的「尋租者」再次上演「義憤填膺」的「忠字舞」。此時此刻,香港海面颶風肆虐,大家安坐家中,重讀南方朔先生的大作「愛國是流氓的庇護所」,比照今昔,會心微笑。

看來康德是對的 — 「人性這根彎木,無法造出任何筆直的東西」。

============

【南方朔專欄】愛國是流氓最後的庇護所!
《新新聞》2014-07-15

人們一定聽過「愛國是流氓最後的庇護所」(patriotism is the last refuge of a scoundrel)這句名言,但知道這句名言的典故及其歷史意義的,可能就不是那麼多。其實「愛國是流氓最後的庇護所」這句名言,乃是十九世紀英國文豪塞繆爾.約翰生(Samuel Johnson)於一七七四年所寫。

「假愛國」無異於流氓

對於這句話的意義,近代英國思想史學者布林頓(Crane Brinton)在《西方道德史》裡,就做了相當精闢最好的注解。他說:「我們經常都引錄約翰生『愛國是流氓最後的庇護所』這句名言,但非常不幸的,乃很少人知道它確實的意義。約翰生所謂的『愛國者』,指的是經過啟蒙的公民,而不是國家主義的愛國者。我認為他所說的『愛國』,乃是符合現代意義的。」因此,他這句話是指,十八世紀許多人高唱「愛國」,那其實只是一種國家主義的假愛國,而不是現代意義的「真愛國」。「假愛國」其實與流氓無異!

近年來,美國的「自由基金會」出版了一本《約翰生政治文選》,文選中,對十八世紀英國的政治做了扼要的回溯。十八世紀的英國,尤其是英王喬治二世與喬治三世的時代,人民的自由思想已盛,但王權與貴族權仍然極大,於是喬治三世在位的一七六○年至一八二○年間,乃是英國開明專制的高峰時刻。

他以「愛國」為名,拉攏貴族鄉紳的保皇勢力,他以賣官賣俸方式,獲得貴族豪門的效忠,形成了極強的「愛國聯盟」。尤其當時的確出了一些厲害的樞密大臣如布特伯爵(Lord Bute)、格林威爵士(George Grenrille)、格拉夫頓公爵(Duke of Grafton)、皮特(Willam Pitt)、諾斯伯爵(Lord North)等,使得英國王權更為強大,愛國保皇勢力更增。

「愛國保皇」專制復辟

喬志三世的權力,大到可以任意取消一個國會議員的資格及解散國會。例如有位反對王權的議員韋爾克斯(John Wilkes),就被取消國會議員資格。雖然他連選四次都四次選勝,但議員身分還是被褫奪掉,可見喬治三世的「愛國保皇」的專制復辟,是多麼的厲害了。

而英國文豪塞繆爾.約翰生,就是喬治朝的知識學術界領袖。他是書商之子,自幼喜歡讀書,後來進了牛津大學,但因付不起學費而綴學,開始在報章寫文章維持生計。除了寫文章外,他也編纂辭典與寫詩人研究史,後來成了一代泰斗,牛津大學也頒給他榮譽博士學位。因為有了榮譽博士學位,可以領到年俸,他的生活才可以改善,也才可以抽空旅行。他一七七四年夏天與朋友到北威爾斯度假旅行,從當時另一偉人政治家與思想家柏克(Edmund Burke)那裡知道,他的朋友已被褫奪了國會議員資格,他的朋友決定奮鬥再選,約翰生博士也決定支持到底。

他從北威爾斯返回倫敦,就於一七七四年十月一日或八日,寫了〈愛國者〉發表在報刊上,這是他一生中寫得較短的政治評論文章,但後代的人又公認,那大概是他一生中最有分量的政治文章。

「愛國」只不過是奸巧話語術

我在《約翰生政治文選》裡重新讀到該文,也不得不佩服他的政治情操。文中,他非常扼要地談到民主理念與權力制衡,也深入地談到民主的哲學,那是一種不可被褫奪的人權與公民權。它比國家大,因此,任何理由的愛國,都不能僭越民主自由的價值。

一七七四年時,英國在北美的殖民地,波士頓的人已開始反英,約翰生博士在該文中甚至也替北美殖民地的人仗義執言。約翰生博士痛斥了「愛國」的虛假,所謂的「愛國」,只不過是一種奸巧的話語術,它真正的意思就是絕對主權的復辟;這才是「愛國是流氓最後的庇護所」這句話的意義!

二百多年前,英國的喬治三世以「愛國」為名打壓民主,恣意濫權,所幸英國人還是有人能夠明辨是非,並有道德勇氣,因此遂有了十八世紀文豪約翰生博士這句「愛國是流氓最後的庇護所」名言。這句震古鑠今的名言,是英國最偉大的光榮。

這樣的國家誰還敢愛

二百多年後,「愛國」這種古老的流氓戲碼,又在香港及中國重新上演,香港人由於佔中運動,北京及香港當局已展開新聞的打壓,他們開始鼓吹「愛國」,要香港媒體自動設限,少報導佔中及相關的活動。他們所謂的「愛國」,就是絕對的服從與絕對的自我消音。

當「愛國」已成了一種新的恐嚇,還有誰會去「愛國」?香港新聞自由的快速倒退,難怪香港新聞工作者也要舉起「免於恐懼的自由」這個口號了;對香港人而言,「愛國」已成了恐懼的源頭。當「愛國」已與「流氓」,甚至與「恐怖」畫上了等號關係,這個國還有誰敢去愛!
============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