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新人類」

香港立法會宣誓風波愈鬧愈烈,原因只有一個:極權之手橫行無忌。

行政機關以司法手段介入立法會內部事務;法庭拒絕發出臨時禁制令。沒想到立法會「主席」竟然大獻殷勤,出爾反爾拒絕為議員監誓。無視選民、立法會規例與憲制責任,強詞奪理,明目張膽地與行政機關狼狽為奸,阻止民選議員宣誓就職。「輕輕鬆鬆」地摧毀了現代文明社會的基石 —— 三權分立原則,議員向選民負責原則。

別忘了,問題的癥結在於那虛偽乖戾的政治制度及背後的極權勢力。

這種制度及極權勢力對其的任意解讀,造成那些所謂「建制派」以40%選票竊取議會60%的多數地位。這些靠極權勢力支持的政治傀儡可以隨時隨地背棄作為議員的基本要求,背棄立法會的獨立性,變本加厲地滿足極權意願,一步步摧毀立法會的公信力,最終親手埋葬香港最珍貴的法治基礎。

回歸不到二十年,這幫無恥的政治傀儡面目已經日益猙獰醜陋,摧毀香港的行為日益明目張膽。香港這顆曾經的東方之珠正快速失去光芒,怎不令人痛心疾首!

以色列歷史學家Harari的《智人》(Sapiens – A Brief History of Humankind)告訴我們,約20萬年前「人類」(Human)中的「智人」(Sapiens)開始出現時,地球上早存在著其他不同種(species)的「人類」 —— 如50萬年前就存在著的「尼安德特人」(Neanderthals),還有「直立人」、「哈比人」等。

到了大約1萬3千年前,除「智人」(即我們這些獨享「人類」稱號的現代人)外,所有其他「人類」全部消失絕種了。為什麼會有這樣子的結果?

Harari告訴我們,原因並不是大多數人相信的「語言」能力,因為生物學家早就證明了,不少「人類」以外的動物都擁有語言能力。更何況,絕種的可是其他「人類」啊。

「智人」之所以統治地球的關鍵因素,原來是我們獨有的「想像能力」 —— 「智人」能夠想像出物質世界不存在的東西,如由初始的「神明」、「族群」,到後來的「民族」、「國家」、「宗教」。當然,少不了當今民主國家的基石:「民主」、「平等」、「自由」、「博愛」、「法治」。

這種精神層面的「想像力」創造出了一系列的「想像現實」(Imagined Realities)。這種「想像現實」一旦被其他「智人」接受,便起到了無比強大的凝聚力量,從而實現了其他「人類」無法實現的穩定團結的大型組織,一直發展到如今的「主權國家」、「宗教王國」等。生產創造能力與統治能力自然無與倫比,最終統治了地球。

至於為什麼所有其他「人類」一定要滅絕呢?那就可能須要追問到人類獨有的殘忍性格了,這裡為免跑題不加討論。

兄弟,不要再自以為「務實」而口口聲聲「唯物主義」了。我們之所以能夠傲視群雄,不少人更有幸生活在自由、文明、發達的社會中,全拜人類「精神力量」、「想像力量」所賜啊。

就拿香港至今引以為傲的「法治」來說吧,那也只不過是基於一種港人普遍接受,為港人帶來安居樂業,有識有志之士如今奮力保護的「法治想像」罷了。你能輕藐地用一句「天真」,或「這世界沒有理想」就摧毀它嗎?

擁有個性,品格高尚的民族利用「想像力」追求完美,追求「自由」、「平等」、「法治」,追求「善治」,追求「權力平衡」,追求擺脫奴役。這些民族的初步成就是建立了民主、法治、文明的國家,並且成為人類競相仿效的對象。

相反,品格低下(或者缺乏品格特徵)的民族則反其道而行。這些「人」寧願崇拜動物的原始特徵,並將其美化為「真」。他們認同的「人類真本性」是「百分百的食色性也」,沒有其它。只有「物」,沒有「精神」;只有動物性的「真」,沒有「智人」的「善」。「理想」只是「天真」,「沒有貢獻」。這種「人類」自然對「被奴役」無動於衷,認為這是「現實」—— 這種「人類」的思維與行為其實與「想像力」缺位的低等動物無異。

就算外人給了這些「人」自由、法治,他們也會不知不覺間自動交出去,回復被奴役的狀態 —— 對他們來說這是最舒服的狀態(「安樂茶飯」論)。這就叫做「人類的自甘墮落」,為了「舒服」而向動物性靠攏。

嗚呼哀哉,這不正是香港目前所見到的情景嗎?

少數人不經人民授權就把持了權力,並且胡作非為,任意挑戰人類的正常認知、法治底線。沒有最糟,只有更糟。

「你憑什麼奴役我們?」

「因為我能。」

在宇宙的長河中,如果「智人」仍然處在進化階段,「智人」這個種(species)應該還會進化為一個「屬」(genus),下面再分化成不同,並且日行日遠,最終無法互相交配的「種」(species)。某些「智人」會退化成沒有「善的想像力」,堅守「奴役與被奴役」的「舒適」狀態的「新種類」(相信還不至於退化到「茹毛飲血」),文明完蛋;另外一些「智人」則會憑藉自己對「善」的無限想像與不懈奮鬥,逐漸發展成更加文明的「新種類」。

至於哪種「新人類」能夠蓬勃發展,哪種會被淘汰,就留給宇宙歷史去回答吧。

不過,修昔底德(Thucydides)曾經說過:「在權力的各種表現方式中,有節制地使用權力最能打動人心」(Of all the manifestations of power, restraint impresses men the most)。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