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雞」

香港《基本法》第158條規定對《基本法》的釋法程序與限制是這樣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對本法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內的條款自行解釋。…..但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需要對本法關於中央人民政府管理的事務或中央和香港特別行政區關係的條款進行解釋,而該條款的解釋又影響到案件的判決,在對該案件作出不可上訴的終局判決前,應由香港特別行政區終審法院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對有關條款作出解釋。」

1999年香港終審法院判決港人內地所生未成年子女擁有香港居留權。港府提請人大對居留權釋法,理由是擔心數以百萬計於大陸出生的港人未成年子女可因此無需申請單程證而自動取得香港居留權,香港無法承受以及與社會期望不符。人大最終釋法,推翻終審法院判決。

2004年人大主動通知港府「釋法」。將《基本法》規定的「由香港立法會通過,特首同意並報請人大備案或批准」的「政改三部曲」修改,加入首先須由「特首提交人大報告」,「人大根據循序漸進原則批准」,才可啟動政改。「三部曲」忽然間憑空變成「五部曲」,《基本法》給予港人自主啟動政改的權力,一下子被中央奪走。隨後,人大宣佈2007特首和2008年立法會產生辦法維持不變。理由是:循序漸進,民主不能急。

2005年針對特首董建華「腳痛」提前兩年下台,新任特首提請人大釋法,確定新任特首任期的「立法原意」。人大釋法理由:原意五五大順。

2016年人大突然再次主動提出釋法。理由:兩位「小學雞」新任議員宣誓「玩嘢」辱華。為了民族大義、國家完整,為了杜絕「小學雞」們禍害香港。

似乎一切合情合理。但是,找遍《基本法》,都找不到任何一條允許中央作出以上四次「釋法」行為的條文。基本上是中央在違背及扭曲《基本法》條文。說好的「依法治國」、「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呢?

那麼,這種不合法的「釋法」有現實的必要性嗎?真心維護香港法治的人會認為,沒有一項不屬香港內部事務,沒有一項香港內部不能自行解決。但也有些人會認定此乃民族大義、生存大義,大是大非,必須以明文法律從根本上解決。

可是,允許強大的中央違反或任意扭曲《基本法》這一繁榮基石,摧毀港人與商人對香港行之已久的良好、獨立法治的信心,無論如何都是極其危險的。

別忘了海耶克的名言:通往地獄的路,都是由善意鋪成的。

更何況,這個「善意」是否善?代價有多大?影響有多深遠?需要所有人(不只香港人,還有十三億的中國人 —— 多麼熟悉的代名詞!)深入思量一下。

最後,就算「民族主義」、「生存主義」上身,堅持必須以明文法律徹底改變現狀的人,也不要忘了,《基本法》已經賦予政府兩條毫無爭議的合法途徑。

其一是港府可以通過司法程序(正如正在等待高院判決的「梁振英對梁、游、梁」案),必要時可以一直打到終審法庭,有機會由終審法庭根據《基本法》第158條,依法向人大提出釋法要求。

另一條合法之路,是由中央根據《基本法》第159條提出修改《基本法》相關條文(如104條和79條有關立法會宣誓和議員喪失資格條文),以求杜絕立法會宣誓不莊重、辱華或港獨等言行。在群情洶湧的今天,相信獲得幾位泛民議員支持,立法會2/3通過的機會極大。

為什麼不可以「依法治國」呢?

如今,中央捨合法途徑不用,再次釋出「中國特色釋法」這隻怪獸。今時已不同往日,「雨傘運動」後香港人已經覺醒,對政權信任盡失,再也無法認同人大、港府無視《基本法》,隨政治需要任意無中生有改動、扭曲條文。政權如此的「法治」觀念,只會令人深信某一天,《基本法》將會在一夜之間變成一部行政獨裁惡法。或許,這一天已經不遠了。

最後談一談「小學雞」這個話題。許多人指責青政二人在極不重要的問題上標奇立異,引來人大釋法,實在「小學雞」。其實,青政二人只是藉機表達其支持者由來已久的心聲,模仿過去立法會激進議員的做法,預期立法會沿用過往手法處理。香港畢竟是行使普通法的社會,前例可鑑是正常人的認知。怎麼就突然只有這兩人變成「小學雞」了?

青年新政與本土自決派等組織口口聲聲「港獨」、「勇武」,其實只是在搭「雨傘運動」和運動後不滿人群中少數熱血者的順風車,勇武極其有限。這些人討論「港獨」就像人們討論火星如何撞地球一樣,沒有任何正常人會當真。

反而如今中央拋開所有香港人(包括香港特區政府)的意願及現有制度足以處理的事實,突然來個「殺雞用牛刀」,不惜再次提醒港人中央如何不斷無視《基本法》條文。後果嚴重。有這個必要嗎?

還有那些突然「愛國」、「仇日」上身的人,忘記了用「支那」稱呼大陸遊客的做法,已經在網上流行好多年。他們也忘記了「釣魚島」、「南海」問題更重要。卻突然間歇斯底里地對兩個「小學雞」瘋狂打壓,所為何事?難道這不是「國家級」的「小學雞」嗎?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