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大選 —— 白人的反擊

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催生出美國人史無前例的兩極分化。民主黨希拉里對決共和黨特朗普所帶出的價值理念南轅北轍 —— 團結與分化,希望與恐懼,公義與功利,前進與倒退,博愛與欺凌,民主與獨裁,橋樑與圍牆。

結果舉世震驚。訴諸分化、恐懼、功利、倒退、欺凌、獨裁、圍牆的特朗普取勝,並且勝得乾脆利落。

希拉里挾巨大選舉資金優勢,幾乎全美各界精英明星站台支持,三十年的從政經驗,三場技術擊倒對手的辯論,選前被一致看好。如今竟從開票一刻就遠遠落後,毫無還手之力地敗下陣來。

如果我們用當下美國面對的經濟和社會困境來解釋,似乎難以說得通。沒錯,大部分美國人都反感於經濟不景、工作外流、貧富懸殊、菁英壟斷。可是,兩位候選人都提出改變現狀的政綱,希拉里的政綱似乎更合理堅實。相比起共和黨,民主黨追求公平公義,歐巴馬八年執政的往績應該更加給予人們解決貧富懸殊的信心。以個人背景看,兩者皆為菁英階級,既得利益者,難分好壞。

此外,選舉開打至今,特朗普的言行和暴露的往事可以用無恥下流來形容,任誰都清楚。因此,人格兩相比較之下,以討厭希拉里的過往表現作決定投票意向的理由,也沒有說服力。

地區樁腳方面,民主黨的資金更加雄厚,共和黨又與特朗普貌合神離。

那個「十月驚奇」的FBI事件也不可能解釋如此巨大的落差。更何況選前一天FBI已經重新確認希拉里的電郵沒有問題。

到底怎麼回事?

真正的原因,看來只有一個:美國白人的反擊。

隨著第三世界崛起,世界更加扁平,美國普羅白人的優越感日漸低落。工作機會不斷流失的同時,白人更加受不了的,是越來越多湧進美國的有色人種不斷「污染」「美國價值」,搶走工作,消耗社會福利 —— 儘管這並不是事實。

特朗普公開無恥地強調排斥外人(事實上是指向有色人種),「贏回美國」,瘋狂攻擊黑人總統,並提出放棄所有對外責任,懲罰外人,損人利己等作法,讓那些早已滿腔怒火的普羅白人心花怒放,充滿「改變」、「奪回美國」的希望。哪裡還會介意特朗普的言行無恥,一句「真誠」便輕輕放下,一了其事。

此外,希拉里藉助眾多明星菁英站台,加強了普羅白人對菁英壟斷的反感,除給了特朗普機會凸顯孤軍奮戰,獲得同情外,更突出了「這是白人最後一戰」的危機感。

佔人口近八成的美國白人(投票率也相近),儘管並不反感黑人總統歐巴馬(從歐巴馬的連任與高企的支持率可以看出),但一觸及到「排斥普羅有色人種」、「贏回美國」,就不再客氣了。

至於那些少數支持特朗普的非白人(比如華人),據我親身了解,出了無知外,就只有一個理由是有說服力的 —— 希拉里當選有可能引發核子大戰,特朗普不會。這種「獨善其身」的邏輯在華人社會是肯定存在的。這種判斷也相當準確 —— 希拉里會講原則,為了全球民主自由,有可能不惜一戰;而特朗普,算了吧,他不跟獨裁者狼狽為奸共同欺凌弱小就萬幸了。排斥非我族類圍牆都會建,還會管這些人的民主自由人權?

如今,全球政治意識潮流擺向極右,勢不可擋。美國極右狂人上台,影響更不容小覷,不但「英國脫歐」無法比擬,甚至二戰前德國希特勒上台也沒有如此驚嚇(畢竟美國乃當今軍事獨霸,實力遠超當年德國)。

當年極右的希特勒可以為了Business而勾結極左的蘇聯出賣波蘭,如今自稱最會談Business的特朗普又會聯同俄羅斯或中共出賣誰?

中東的敘利亞、伊拉克,東歐小國,還有台灣…..。如果這些事不關己或還不夠驚嚇,不要忘了希特勒德國最終與蘇聯的結局。當弱小被一一犧牲、瓜分,強國便會互相打起來。背後的意識形態便是如今全球瘋狂擁抱的無恥自利原則。

回顧一下近代白人發展歷史。15世紀末哥倫布登陸中美洲後西班牙和葡萄牙人陸續入侵南美洲,17世紀初五月花號扺達北美後歐洲人入侵北美,自此白人全面主宰美洲和有色人種。

18世紀末美國獨立到19世紀末南北戰爭結束,民主自由平等的理想漸漸成形,有色人種在美國以致全球漸漸取得平等政治地位。

20世紀,愈來愈多的有色人種移居美國,然後帶來更多的親朋戚友。有色人種的習俗不同於白人,被認為低等民族,不但「污染」了美國,更搶走白人工作,增加社會福利負擔。第三世界崛起帶來的失落與經濟不景更放大了這種感覺。

21世紀,經歷了金融危機,海外戰爭泥沼,工作機會流失,他國崛起,有色人種入侵,首位黑人總統的洗禮,美國白人覺得受夠了,幻想回到從前白人作主,有色人種為奴的好日子。

特朗普代表的正是懷有這種最陰暗意圖的普羅白人,他把這些人難於啟齒的無恥意圖公然宣揚並加以正當化,成功贏得普羅白人的多數選票。

歷史不是一直如此重覆的嗎?

由蘇聯代表的極左極權邏輯 ——「戰爭即和平;自由即奴役;無知即力量」,演變至今,終由美國代表的極右政權邏輯取代 ——「無恥即真誠;奴役即繁榮;霸凌即偉大」。左右兩極終於勝利會師,世界重新走向黑暗。

也許事到如今,不少人會安慰自己,美國的民主制度強調制衡,再狂的狂人當了總統也做不了壞事。儘管我們不得不佩服美國立國先賢們捨英國內閣制,選擇總統國會分立制的眼光與智慧(就是為了防止特朗普這類政客到來的一天)。可惜,歷史一再證明,無恥的領袖、恐懼愚昧的人民加上經濟不景,能夠摧毀所有良好的制度與價值。

事到如今,世人唯有把希望寄託在共和黨與民主黨參眾兩院議員及那為數近半票投民主黨的公民身上,願他們保持警惕,並能夠有勇氣抵抗瘋狂的民粹壓力。只能如此期待了。否則,白人回來了,世界走向黑暗。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