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只決定誰掌握權力,而非誰掌握真理

美國,這個曾幾何時世人眼中民主、平等、富裕、強大的自由世界堡壘,如今選出了一個政綱由始至終公開宣揚無恥、仇恨、欺凌、分化,為人幾十年如一日卑鄙下流的特朗普。

震撼猶如1991年代表著全球極權龍頭的蘇聯一夜之間轟然倒下。

歷史上極權與自由的對抗並沒有終結。

25年後,自由世界的龍頭美國也轟然倒下。「法西斯」火炬冉冉升起。

自由世界的同盟國不知所措。

極權後代俄羅斯和中國興奮莫名 —— 虛偽的民主制度,你也有今天了!歡迎加入我們偉大正確先進的「真小人」俱樂部。

可憐的那一半美國年輕、有理想的公民,被迫史無前例地於選後佔領街頭,走出課室表達憤怒。對自己的國家竟淪落至如斯境地感到不可置信。大學教授們紛紛押後考試,除了照顧學生的情緒外,相信教授們自己也無心批改考卷了。

移民加拿大的資訊網站癱瘓。甚至Caleavefonia(加州獨立)、Nyexit(紐約獨立)等等分裂議題也被提出,並獲得極大迴響。

大時代裡,美國有良知、頭腦清醒的人絕望地計畫出逃或勇敢地挺身抵抗。

無奈地,全球的民主堡壘通過選舉,義無反顧地倒向法西斯主義。

當年希特勒引起日耳曼人廣泛共鳴,句句到肉的攻擊對象 —— 無能國會、虛偽政客、腐敗猶太人、貪婪外國掠奪者,如今換了面孔一一重現。Make Germany Great Again換成了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失意的雅利安後裔再次興奮莫名。

如果有人提出質疑:「希拉里也是白人;投票給她的也有雅利安後裔啊」,我會告訴他,二戰時日耳曼人中也有不少正義之士挺身而出對抗黑暗的。

37%白人投給希拉里(只有最年輕的白人組群超過半數投給她,也只是僅僅超過五成),58%白人投給特朗普。

少數族裔中,黑人實力最強,立場也最清晰 —— 88%投給希拉里,只有8%投給特朗普。

反而拉丁裔和華人竟有近30%投給特朗普,令人百思不解。合理的解釋似乎是:這兩個族裔不願看到自己同族湧來美國搶他們的飯碗;或許還有害怕對外戰爭(特別是為了全球民主自由而戰);又或者真以為禁止穆斯林入境能夠避免恐襲。唉,30%自私又愚昧的有色人種啊!

還有另一種數據迷分析認為,以Exit Poll所做的族裔投票百分比分析,似乎不見得是白人票決定了勝負。先不管當今民調嚴重失真的事實,在缺乏族裔投票絕對人數增減(特別是白人)這一關鍵數據下,這些分析是極不可靠的。反而分析希拉里丟掉的關鍵州(搖擺州和藍變紅州)內那些小而關鍵的「轉軚」縣鎮,更可得出白人主導的結論 —— 這些小而偏的縣鎮多為低下層白人居住,此處遍地開花冒出來的白人選票幾乎無一例外地投給特朗普,令這些縣鎮藍變紅,賓夕凡尼亞州就是最好的一例。

無論如何,美國如今選出一個眾所周知無恥、欺凌、下流,擺明損人利己、毫無原則的人做總統。反映出來的,是如今美國真的到處充斥著「可悲的人」(deplorables)—— 希拉里的「失言」其實是一個令人痛心的事實。這些「可悲的人」已經因為失意、憤怒及報復心,放棄了理想、人格。

民主制度的特徵除了定期普選,還有不可缺少的保障少數人權利和防止政府濫權,缺一不可成就民主。這種民主的理念必然伴隨著人類的高尚情操(你能想像人格低劣的多數會自願保障少數人的權利嗎?你能想像人格低劣的法官會在威逼利誘下阻止政府濫權嗎?)

因此,就算「多數」(其實希拉里贏了更多選票,應該是近一百萬票。只是由於美國的「選舉人票」制度而落敗)這次選擇了低賤之人,那並不代表民主的完整理念,高尚的價值是錯的,更不代表「無恥就是真理」。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Paul Krugman在得知選舉結果後把自己丟進音樂、健身、小說中,他與所有自由世界具有基本人格的公民一樣,無法不憤怒、迷惘。然後他寫下了一篇他有史以來最簡短的專欄文章,文中卻丟下了一句最擲地有聲的話 —— it’s always important to remember that elections determine who has the power, not who has the truth….. you have to hold to the truth as best you see it, even if it suffers political defeat.

當那些不知何故總愛崇拜皇上、權威的人忽然「哲學家」上身,大談「存在著就是合理的」,忙不迭地收聽特朗普似乎換了個腦袋的當選演說,汲汲於期待新的「皇上」如何打倒昨日的我,倏地變身為「慈父仁君」時,我的腦海裡卻不斷地迴響著希拉里的敗選感言:「不要停止相信,為正確的信念而奮鬥是值得的。」

今天,曾經代表著人類高尚理念的美利堅合眾國,不敵人性的醜陋,似乎在印證著「高尚的虛偽」與「醜陋的真實」。而事實將會證明,美國丟失的,是這個國家最珍貴的紅利 —— 它獨一無二的軟實力。失去了它,美國也失去了世人的信任與尊重,隨著將會失去硬實力,很快便會淪為世人鄙視嘲笑的對象。

預祝美利堅合眾國的萬里長城建設成功。

預祝牆外的人類,還有翻牆加入的美國人,把民主自由的火炬接過來,繼續發光發熱,照亮人類前進之路。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