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權合作」;僭建立法會內外「篩選之門」;「一國兩制」變「一國及兩制」

香港回歸後賴以維持信心與繁榮的,是四大核心價值 —— 言論與媒體的自主自由;非政治化、公平的司法;獨立並制衡行政機關的立法會;勇於捍衛一國兩制下香港高度自治的政府。

什麼才是「毋忘基本法初衷」?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擬訂時的初衷,就是維護以上四大核心價值,從而保障香港回歸後繼續保持繁榮穩定。所謂法治、一國、權力等通通應排在此核心價值之下,作為維護這些價值的工具。

如今,當權者權力薰心,本末倒置,棄鄧小平的真知灼見和香港穩定繁榮於不顧,令四大核心價值幾近全部敗壞。

行政部門從商人特首、「港英餘孽」到「土共」,首先全面失守。

媒體被收買,被扼殺,媒體人被斬。今天香港的所有媒體,除了一份不斷虧損的「蘋果日報」和網媒外,全面失守。大中小學不是洗腦默默進行,就是被「黨委書記」操控,打壓敢言學者、教授。

立法會在不平等的選舉制度下負隅頑抗至今,終於在換上一個四無(無德無能無票無貌)主席後,徹底傀儡化。

青年新政梁、游宣誓風波,從官司判決,到人大釋法,令人一直擔憂不已的事情終於發生了。維護香港核心價值的最後堡壘 —— 司法,裂口如今已被打開。

立法會的大門外與大樓內皆被僭建出「篩選之門」。

議員參選人可以被選舉主任誅心,主觀地取消參選資格,被擋在參選的大門外。有幸可以入閘贏得議席後,又可能被傀儡主席一反常態拒絕二次監誓,被擋在會議廳外無法履行職務。法院如今竟也認為可以凌駕選民合法的選舉,把裁判之手伸入立法會,剝奪當選議員資格。

高院法官對梁、游失去議員資格的判決充滿漏洞,連一個沒有基本法律知識的人也可以輕易提出駁斥。

首先,針對那條「Hong Kong is not China」橫幅, 政治中立的法官理應只視其為事實陳訴。也可以理解為議員以此提醒中央尊重「一國兩制」下的香港。但法官卻選擇將其理解為「不尊重一國」或「香港不屬於中國」,是法律介入政治判斷,更介入誅心判斷,失去了持平。

過往的法院在涉及到政治抗爭方面的判案一向採取對公民個人以最寬鬆理解,對政府以最嚴格理解法例的原則,從而最有效保護處於弱勢的公民權利。如今法院突然180°大轉變,是非常危險的取態。

更具原則性的一個裁決問題,是法官聲稱議員要待宣誓完成後才擁有議員資格。沒有任何法律條文作根據,違背過往慣例,更違背選民一人一票合法選舉結果,明顯是強行選擇偏向滿足強權的觀點,不合理,也背棄慣例與持平等原則。

也許高院法官以為如此定義議員資格,可以避開多重矛盾 —— 過往法院多次以「不干涉議會」為由,拒絕裁決議員對主席越權提告;議員以立法會內言論自由作辯護;不符基本法第七十九條議員喪失資格條文。

但法官的裁決觀點如此牽強,有違過往的觀點選擇,令人擔憂。以後立法會定會出現一種內部篩選威脅 —— 憑著主觀認定某議員宣誓不莊重,甚至發言被認為不尊重「一國」就可以告上法庭取消議員資格。

本次判決還出現了一個更令人擔憂的觀點。高院法官認為,「三權分立」在具有明文法律的情況下不是絕對。這個觀點將為未來人大再次強行釋法,正式毀掉「三權分立」原則打下基礎。後患無窮。

最後,高院法官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這一對象的解讀,則真正把香港推向了恐怖深淵。

常理可見,「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不同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指向的主體是「香港」。正如某人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陳大文」,是以效忠「陳大文」為主體,如果此人說出「疑似」不敬「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話,並不能判定此人就無意效忠「陳大文」吧?

法官卻把不莊重讀出「中華人民共和國」解讀為無意效忠「香港」。貴為高院法官不可能意識不到這一點的含糊。於是判詞加上了一條「無意尊重一國」。但是,就算無意尊重「一國」判斷成立,兩位議員要效忠的也是「香港」基本法與立法會,不尊重「一國」斷不能理解為不願效忠「香港」基本法與立法會吧?

這又是哪一條法律明文規定香港立法會議員在效忠香港基本法與立法會,必須以明確尊重「一國」混在一起考慮的?如果沒有,法官為何要一改以往判案原則,突然作出如此廣義的理解呢?

要知道,香港從基本法文本到各官方文件、名稱無一不冠上「中華人民共和國」。如果高院法官對「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理解成立,香港人以後所有行為都必須同時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及「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憲法要求了。這能不讓香港人不寒而慄嗎?

倘若本次高院判決真的沒有考慮到人大釋法,而是自行作出以上不合常理及有違以往慣例的判決,人們無法不擔憂,在強大的中央與政治壓力下,香港司法的獨立公正,無畏無懼本身就已出現裂痕,香港人對體制的最後指望也將失去。

如今,宣誓官司還沒有來得及呈上香港的終審法院,來自北方的最後宣判已經送到。人大通過釋法,正式把當年設計基本法時有意為之,以「一國兩制」為基礎,將特區政府人員效忠對象收窄至「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本意,改換成必須同時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及「香港特別行政區」。

這一改動,無論實現於高院法官的解讀,還是人大釋法,都從根本上把大陸憲法及政體放進了香港 —— 完整地放棄了基本法初衷。後患無窮!

如今承認三權分立也好,議會獨立自主也好,政府已在立法會大門前加上一扇「參選篩選之門」,法院又在立法會大樓與議事廳間多加一道「一國篩選之門」,加上本就不公平的選舉制度,立法會的存在在港人心目中還剩下什麼意義?

人大這次釋法,更把「一國」分拆上市,並凌駕於「兩制」之上 —— 把行政、立法、司法人員宣誓效忠的對象由「中華人民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換成「中華人民共和國」及「香港特別行政區」(中文這個「及」字,是有前者為主,後者為次之分的)。

難道港人就只剩下街頭抗爭之途了?

所謂「毋忘初衷」,對港人來說,就是一旦所謂法治、一國、權力被扭曲並侵害到了「初衷」欲維護的香港四大核心價值時,港人便有權站出來抵抗及要求糾正。這是香港人對香港,也是對國家應盡的公民責任。不應本末倒置,視以扭曲的法治、一國、權力概念侵害香港核心價值為正統。

最後,需要不厭其煩地提出一點。梁、游絕非小學雞。他們一以貫之地體現選舉理念,也非常合理地認為自己已經當選議員,已經進入獨立的立法會中,在宣誓中表達一貫的政治態度,跟過往其他同類議員做法一致,並可以獲得第二次宣誓機會。

如果梁、游不是泛民中有些人懷疑的「建制之鬼」,而是堅定的「本土」甚至「港獨」的倡議者,建制斷了他們的議會之路,難道他們就會失去所有政治收入了嗎?

看來,不恥於有權用盡、無權擴權的當權者(那「有權必用盡」為「盡責」之說,真不知道邏輯從何而來),為公民運動在書齋媒體論政,議會折衝抗爭外,又新增添了「港獨」街頭運動。唉!香港將永無寧日。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