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是左翼自由主義者「離地」、「高大空」嗎?

特朗普藉宣揚仇恨、恐懼與自利當選美國總統後,「有識之士」紛紛發表偉論,批評落敗的民主黨人所代表的左翼自由主義思想(Liberalism),主要論點有三:「菁英離地」、「過分進取」和「故作高尚」。這些批評似是而非,忽略了問題的真正成因,十分危險。

「菁英心態」導致左翼自由主義者不知人間疾苦,失去支持?

論者認為,如今美國基層民眾失業嚴重,生活品質下降,厭惡或妒忌新興國家移民大量湧入,恐懼穆斯林。而自由主義者還一昧宣揚友愛、團結、包容這些既無法當飯吃,又無法保護自己利益的「高大空」口號。人民情願選一個承諾當選後馬上排斥異族,損他國以利己族的真小人上台。

姑不論真小人的手段是否能夠解決問題(還是會帶來更大的災難),難道我們期望信奉自由、平等、進步的民主黨人明白了美國白人希望排斥異族、損人利己,然後就贊同排斥穆斯林、關閉美墨邊境、剝削民主自由的盟國、實行獨裁威權的管治方式?

西方國家面對的社會問題根源在經濟——本國低技術基層民眾無法適應全球化的競爭(無論是工作或生活品質)。除非閉關鎖國,持強凌弱損人利己,否則,解決方案必然是長期性的,甚至無可奈何地要犧牲一代低技術勞工。關鍵是國家須要提供足夠社會保障幫助失業或生活困苦者——正如奧巴馬的醫保,意圖在失業保障措施之外,保障底層民眾的健康,令美國大部分人不但有飯吃,還能夠過得基本安心。

基於以上的事實,客觀理性的美國人應該意識到自己身為美國人,並非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可惜,那些投給特朗普的選民多是自以為天生優越的低層白人(那些支持特朗普的白人菁英持相同觀點),生活無虞卻無法忍受有色人種的「優越」現狀。

這些人聲稱的恐怖襲擊、貿易不公等等,基本上都只是沒有事實基礎的藉口。「贏回美國」(贏回白人的美國)才是他們的真實意圖。因此他們在選擇出征將領時,會期望候選人越無恥越好。

民主黨人能這麼做嗎?最多也就是做到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貿易保護極限吧。

左翼自由主義者「過分進取」?

批評者認為,自由主義者不斷推進「平權」訴求,其程度已經到了美國大多數保守人士吃不消的地步。這一點部分合理——任何社會改革必須以社會主流價值觀為基礎,急不來。可是,民主黨主流在這方面並沒有激進取態,主流選民也不至於會以倒退作回應吧?

左翼自由主義者「故作高尚」,惹人反感。

民主黨代表除了勾結權貴,表裡不一外,往往自命高尚、進步,惹起一些人反感(特別是生活上的失敗者及那些以自利為人生最高原則的人)。這一點就難解決了——人類的確是在追求完美中邁向進步和文明的。難道追求無恥、歧視、欺凌或損人利己能令這個世界更和平更美好?

美利堅合眾國的建立與強大就是基於「五月花號協議」這種共榮共利(Commonwealth)精神的。這種精神已經從安格魯薩遜白人擴展到德裔愛爾蘭裔白人,然後是南歐裔,如今包括了更多民族——今天世人看到的,是無論膚色種族,每個美國人都首先以美國公民自居、自豪。

全球化是人類進步的必然結果。世界更加扁平,職業的競爭當然會全球化。此時此刻,還想著通過閉關自守,排斥異族而榮華富貴只能是徒勞無功,甚至極可能帶來反效果(包括戰爭)。

民主自由的國家所需要做的,是通過更加嚴格、公平、有執行力的貿易機構與規則優化全球貿易,並阻止不公平的競爭行為——正如奧巴馬政府極力推動的TPP。

可惜,這些進步行為全部需要時間與耐性。更重要的,是需要高層次的公民素質。而美國低層白人們等不及了。

世間沒有免費午餐。選擇了狂人做總統,人民必然要付出相應代價。只要美國不會因此步上納粹德國的覆轍,民主制度沒有被廢止,人民總會覺醒的。希望那一天不用等太久吧。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