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香港特首選舉

2017香港特首選舉與以往三次選舉不同。過往三次特首選舉,基本上是基於民意,「選出」符合民意的特首。當然,你也可以說那是北京巧妙引導民意或順應民意的結果。反正那些「所謂的選委」,七成都是聽話的(或不得不聽話的)橡皮圖章,決定權掌握在北京與港人普遍民意之中。

由於北京考慮到國際影響與管治順暢,作決定前必須參考香港民意。因此,對於北京來說,最佳的選舉過程,便是由一位北京屬意的,擁有豐富行政經驗的候選人面對一位無足輕重的對手(譬如泛民中一位毫無行政經驗的候選人),民意自然會一面倒地傾向建制派候選人,選舉過程也不會造成建制撕裂,一切盡在北京如意掌控之中。

可惜,「雨傘運動」後,香港人的自主意識高漲;而梁振英的「土共治港」模式(對下鬥爭為綱,對上唯命是從)也令本港一眾商家心寒 ——「一國兩制」快速褪色,社會撕裂,政府機關充斥無能小人,法治動搖。

如此亂象,自然鼓勵了有志者挺身而出參選特首,立志撥亂反正。

結果是北京勸退不成,兩位同樣富有行政經驗的政府高官「雖萬人吾往矣」,堅持參選。

如此一來,民意將不再是從「毫無行政經驗,不獲中央信任,鬧著玩」與「行政經驗豐富,與中央關係良好,來真的」對比中輕易得出。北京無法輕輕鬆鬆順勢而行,而要重蹈上一屆覆轍,被迫從三位同樣擁有「行政經驗豐富,與中央關係良好,來真的」光環的參選人中挑選。除非北京鐵了心無視民意「霸王硬上弓」(風險與代價都將非常、非常大!),民意便成了這次選舉的真正主導力量。

萬一其中一位「不是中央政治局唯一支持的參選人」的建制派參選人民意支持大幅領先那位「中央政治局唯一支持的參選人」,那如何是好?如今靠一人一票選舉出來的三百多位選委席位已盡入泛民囊中,會不會有二百多位商人選委暗票投給那「不是中央政治局唯一支持的參選人」?

就算香港那些出了名軟骨頭、見利忘義的商人們不敢造次(這一點北京倒是應該頗有信心的 —— 往績可鑑;香港這個小地方的商人哪有實力反叛?),國際間早就存在的不滿會不會藉機反撲?弄不好香港再來一次政治動盪,此城被國際間降格為等同內地城市,怎麼辦?這可是關係到自身利益重大損失啊!

有見及此,北京的策略便是在提名階段就逼使建制派的所有選委只提名「中央政治局唯一支持的參選人」,其他「不是中央政治局唯一支持的參選人」只好求助於泛民的提名票。如此一來,這些「不是中央政治局唯一支持的參選人」要麼拿不到150張提名票而無法參選,要麼被港人視為「泛民代理人」—— 期望民意會因此偏向那「中央政治局唯一支持的參選人」。

由於提名是實名制,「不是中央政治局唯一支持的參選人」若想取得足夠建制派提名票(75張以上),從而避免成為公眾眼中的「泛民代理人」,恐怕很難。以現今狀況來判斷,「不是中央政治局唯一支持的參選人」唯一的取勝方式,是挾極大的民意基礎令中央改變初衷。

因此,目前北京最大的擔憂應該是他們「唯一支持的參選人」在選舉過程中出現醜聞或犯下大錯,以致大失民意。可惜,民意大落後這種事情似乎正在發生。

看來廣泛的民意是至今唯一有機會阻止「土共治港2.0版」出現的方式,港人決不應該以為沒有選票就放棄參與,反而應該積極支持真正有心維護一國兩制,維護香港核心價值的「不是中央政治局唯一支持的參選人」。最佳策略是積極參加如「眾籌」之類的中性支持活動,以壯聲威。

相反,不甘寂寞的長毛與其支持者的攪局行為,只會分散民眾的焦點,或令泛民支持者煩厭而遠離選舉參與,既無知亦無賴。「民主300+」必須明確表示不支持,並積極推動民眾把焦點放在支持最有可能阻止「土共治港2.0版」出現的參選人身上。

這一屆特首選舉北京展現的策略不同以往,相信是迫不得已,但也讓港人看得更清楚,那個「8.31」決定一旦通過,假普選能夠假到什麼程度。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