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袖的判斷力、政治實力與香港的未來

作為一個領袖人物,親和力、IQ、EQ等都是次要,最重要的是擁有正確的判斷力。

看看香港新一屆特首林鄭,她過往處理新界僭建、政改、鉛水、故宮的表現,在立法會的胡言亂語(什麼「官到無求膽自大」、「飲鉛水侮辱官員論」等),還有特首選舉中種種不可思議的舉動(廁紙問題、500元給大陸乞丐、情人節情書等),令人愕然,繼而譁然 —— 其人對周遭環境、民情的判斷力近乎零。

此外,林鄭一生當官,服侍英國和中共主子,缺乏社會上有實力組織的支持;加上幾經催谷依然民望低落(她的民望從高而下無法翻身,很大原因是她不假思索地侍奉主子,違背民意的結果),本身擁有的政治實力亦為零。

她之所以能夠上位,完全是因為百分百忠誠於上級(不惜與民為敵,甚至破壞制度以求完成任務),被權貴們看中,利用不公的選舉制度硬生生地捧上特首寶座。

上位後的管治可想而知 —— 必被權貴牽著鼻子走,只能做一個可憐的傀儡,成為香港人可悲的縮影(不知她能否對自己往後的狀況作出正確的判斷?)

有人或許會如此認為:乖乖聽話,以求安樂茶飯,不好嗎?為何一定要「攪事」爭取香港的「自由意志」?

就算不拿澳門出來對照反駁,只考慮香港面對的種種問題,維護真正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也是迫不及待的。

據說很快連深圳的GDP都要超過香港了(我一直對這種GDP為衡量基礎的說法嗤之以鼻 —— 大陸GDP全球排第二,難道人們會更想棄英法德日澳加,而舉家移民大陸?)香港的關鍵特色早已不是GDP貢獻,而是目前及可見未來內地無可替代的法治、公平、自由的社會基礎所帶來的優勢。

要維持及發展這一關鍵基礎,香港特區政府對移民人口組合的控制、法治的維護、工商業公平競爭環境的維持、港人及國際間對香港獨特地位的信心等,都是頭等大事。而港人能否運用「自由意志」行事,是決定性因素。

今天的北京已不同於回歸初期,如今中央著重的是一國權力,而香港需要的是維護港人治港,兩者無論從價值觀到實際事務上都經常處於矛盾對立,例子已多不勝數。

特區政府與香港各行各業領袖如今一面倒的獻媚於北京,北京之手又無處不在地「瞎折騰」,香港的結局只會是一步步失去獨特優勢和信心(多麼熟悉的歷史場景!)

北京不斷「僭建」「特首要求」;一代不如一代的特首如今判斷力缺位、政治實力為零,只能靠絕對忠誠生存,香港的未來可知思過半矣。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