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雜想

「雨傘運動」無功而返;

「旺角騷亂」換來港大大好青年入獄四年;

「民主300+」成功奪得幾乎所有一人一票選舉的功能團體票;六成以上市民支持(包括含淚支持)建制中間派候選人,特首選舉還是無力回天;

今年人大會議期間,委員長大人百忙之中不忘提醒港人,深圳的GDP很快會超越香港了。

亞冠足球賽東方主場對陣廣州恆大,恆大球迷全場聲勢壓到主場球迷,高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為恆大打氣(真有點奇怪 —— 難道不是兩支中國的球隊在比賽嗎?),最後還舉出「殲英犬,滅港毒」橫額示威。香港東方的球迷除了回敬「支那狗」這種莫名其妙的稱呼外,只能期盼亞足聯這一「外來勢力」幫忙「伸張正義」。

事後我在想,如果香港球迷們能夠全場高唱「海闊天空」,並且揮舞手機燈光,配以東方那0:6慘敗的比分,會是一種怎樣的場景?

爭取真·普選一事無成,GDP即將被小弟深圳超越,連港超冠軍兩回合下來竟也要慘吞中超冠軍13蛋,是夠悲情了。

但那一首「海闊天空」,卻能夠道出香港人與祖國內地同胞最大的分別 —— 香港人如今在意的、追求的是那海闊天空的自由和體現人之尊嚴的民主。

至於足球嘛,既沒有特首熱愛,又沒有地產大亨傾囊支持,當然也不會有巴西國腳助陣,技不如人,慘敗也無話可說。本來灰溜溜的退場就算了,最多罵幾句教練不夠班,可北方的老兄們偏要藉足球場跳那政治「忠字舞」,還以為這就顯示了自己的優越,羞辱了香港人。

藉一首「海闊天空」,或許是最簡單的回應。

最近警方祕而不宣(只有文匯報的神算們未卜先知)大肆拘捕民運人士,以各種罪名落案起訴;此時此刻,風聲鶴唳,有「民運」老行尊宣稱退出江湖,有人甚至跟新特首「眉來眼去」尋找一官半職。只有那位書生戴耀廷無視自身「安危」(被警方落案控告一個什麼public nuisance罪,罪成可能港大法律系的飯碗都不保),又在極力推動一個「區議會200+」運動(取名「風雲計畫」)。

無言以對。只能把韋伯的《政治作為一種志業》拿出來,quote幾段聊以自慰。

政治是⼀種併施熱情和判斷⼒,去出勁⽽緩慢地穿透硬木板的工作。一切歷史經驗證明了:若非再接再厲地追求在這世界上不可能的事,可能的事也無法達成。但要做到這點,一個⼈必須是一個領袖,同時除了是領袖之外,更必須是英雄。即使這兩者都稱不上的⼈也仍須讓⾃⼰的心腸堅靭,能泰然面對一切希望的破滅;這點此刻就必須做到,不然,連在今天有可能的事他都沒有機會去完成。 誰有自信能夠面對這愚蠢、庸俗到不值得⾃⼰獻⾝的世界,而仍屹立不潰;誰能⾯對這局⾯而說:「即使如此,沒關係」,誰才有以政治為志業的使命與召喚。 —— 韋伯

在我們⾯前的不是夏天錦簇的花叢,⽽是冷暗嚴酷的寒凍冬夜。當一切都蕩然無存,喪失自⼰權利的不僅是皇帝,無產階級也不會例外。到了長夜逐漸露⽩之時,在今天看來擁有花朵燦爛的春天的⼈,尚有幾個仍然存活?到那時候,諸君的內在生命⼜已變成何種⾯貌?是恨怨?還是轉為庸俗?是對世界或者自⼰的職業麻⽊接受?或者是第三種可能(這不是最少見的):有秉賦的⼈走上神秘主義的遁世之途;甚⾄(更尋常,也更可厭)為了跟從流行⽽強迫⾃⼰走上這條路?不論淪入這三種情況中的哪一種,我都會認定他沒有資格做他現在做的事, 沒有資格去⾯對真相下的世界、⽇常現實生活中的世界。客觀⽽平實地說,在這種⼈的內⼼最深處,並沒有要他們取政治為志業的使命感和召喚,雖然他們⾃以為有。他們其實該去⿎吹人與人之間單純、直接的博愛,該踏實地去進行他們⽇常的工作。 —— 韋伯

真正能讓⼈感動的,是一個成熟的⼈真誠⽽全⼼地對後果感到責任,按照責任倫理行事,然後在某一情況來臨時說:「我再無旁顧;這就是我的立場」。這才是人性的極致表現, 能使人為之動容。只要尚未心死,每個人都會在某時某刻處⾝在這種情況中。在這意義上,心志倫理和責任倫理不是兩極對立,⽽是互補相成:這兩種倫理合起來構成了真正的人,一個能夠有「從事政治之使命」的⼈。 —— 韋伯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政治。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