價值投資的未來

不久前,Berkshire Hathaway股東大會又一次在全球矚目下舉行,價值投資者的殿堂人物股神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睿智見解再次令人滿載而歸。

有趣的是股神面對眾多中國大陸來客,基本上懶於回答任何有關中國市場的問題,期間更用過這樣一個開場白:「對於一個人來說,最令人反感的莫如看到一個IQ比你低30的人,居然可以賺得比你多。」

對於中國市場,從股神和他的拍檔蒙格(Charlie Munger)極度簡短的回應可以看出,在他們眼中,中國股票市場是一個投機賭場,只處在股市發展的初級階段,必然要經歷大跌的考驗。

股神對中國市場興趣缺缺,但他的煩惱並沒有因此減少,反而要被迫面對著未來股票價值投資者一個重大挑戰 —— 如何用價值投資智慧成功預判高科技業未來的成功者?

巴菲特過往賴以成功的價值投資智慧,依據的是對企業的競爭能力,顧客的依賴度,企業價值的合理估算,股市興衰史等因素的掌握。

不幸的是,如今的經濟模式已出現革命性改變,未來毫無疑問將是網絡經濟與人工智能佔主導的世界。這種改變將會徹底改變人類社會現狀。除了收入最頂端的5%外,其餘95%的人類將面對競爭力衰退,工作機會流失(被人工智能及機器人奪走飯碗),處處受控的境地。失業率大增及工資受壓的結果便是人類的總體消費大降,傳統企業將會面對需求嚴重不足,除了裁員並人工智能化外,毫無生存機會。無論如何,為滿足普羅大眾需求而經營的傳統企業已無法避免逐漸敗落的境地。

新興的產業將以人工智能、機器人、無人駕駛機及其它高科技為本,那些能夠最大程度上消滅人類工作崗位,同時產品又能夠最大程度上把人類用戶培養成低智依賴性動物的企業,將會獲得極大的回報與競爭優勢。

想像一下未來智慧程度遠遠超越現在的Facebook 9.0,Google 9.0,Amazon 9.0,還有不吃不喝不病的機器人農夫,斷症能力遠超人類的機器人醫生,上天能飛入水能游不知恐懼為何物的機器軍人⋯⋯。

高科技行業的技術日新月異,入場門欄不高,群雄並起,依賴的是少數人類高科技的腦袋。初期就算必須依賴於創投資金,所需金額並不多(尤其是初期階段),有太多的創投「天使」有能力投入資金賭一把(基本上就是在賭一把)。在某個企業真正殺出重圍建立王者地位前,誰勝誰負根本不可能靠事前分析得悉;而當某個企業成功建立霸業時,資金已不是問題或企業價格已經高得不合價值投資者的胃口了。

至於市場方面,未來將由高科技企業取得決定性影響力,擁有實際話事權的是企業而非用戶 —— 儘管企業可能不斷在更換,儘管用戶以為自己真擁有話事權。因此,價值投資者希望通過分析瞭解用戶行為來判斷成功企業,將會變成不可能的任務。

如今Berkshire Hathaway被迫進入高科技產業,但投資IBM損手退出,高價買入Apple也前景未明,2017首季表現低於標普500。如此種種,並非巴菲特智慧不足,而是用有形資產及用戶行為角度分析預判高科技企業前景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高科技界賴以發展的無形資產流動多變根本無法預判。

股神並非毫無出路,但是依靠資金投入(Asset Allocation)成為首富的可能性已經不存在了。

廣告

About 陳子剛

做了二十年跨國企業高層管理,決定放下忙碌,遊歷於思想與山水之間。閱讀古典智慧,思考現實人生與社會,展望未來;憑智慧和批判改變日益不公義的社會及人類的異化,探討如何建立一個公義社會與自由人生。
本篇發表於 經濟。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