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小者的勇氣

香港九巴女車長葉蔚琳與丈夫和另外兩位車長為爭取車長權益孤軍奮戰,罷駛抗議,遭到九巴管理層解僱。

罷駛行動初期沒有號召起大部分車長的響應,據說只有約30位同事響應(佔九巴近兩百名車長的少數),被「建制派工會」譏諷為「一個人的罷工」;社會上初期也多反對聲音,認為在剛剛發生致命車禍的當下發動罷工是「發死人財」。

作為巴士車長,相信家庭並不富裕,更何況葉蔚琳又與丈夫同時被炒。九巴與那些「識時務」的「建制派工會」人士相信會沾沾自喜,等著看四位車長在傳媒鏡頭前呼天搶地的可憐相,期盼著更多的車長和大眾憂心忡忡,為四位「不識時務」的車長未來生活擔憂,悔不當初。結果當然是「殺雞儆猴」,徹底消磨掉弱勢者爭取公義的信心。

畢竟,這種情況在北方的大陸一而再再而三地上演。被「懲罰」的弱勢者呼天搶地,權勢者站在遠處或暗處冷笑 —— 欲悲聞鬼叫,我哭豺狼笑。徹底的奴化從此被正常化,甚至被正當化。

此刻的葉蔚琳與丈夫站在了螢光幕前,神色自若,不亢不卑,表示「預料到被解僱」、「為爭取正義的事不會後悔,只希望九巴接受大聯盟的3項訴求」、「不擔心未來生活,因為她只求基本生活,相信世上有良好的雇主」。通過平實感人的回應,展現了高貴不屈的情操,感動了所有擁有正常人格的人。

輿論民情為之逆轉 —— 這一次,卑鄙者的通行證失效了,高尚者沒有走入被挖掘好的墳墓。

卑鄙者手忙腳亂,紛紛打到昨日的我,不要臉地卑躬屈膝起來。

九巴趕緊暫時取消解僱令;「建制派工會」忙不迭地刪除之前的「一個人罷工」網帖;政府從不發一言等看好戲到「不理想」論…..。

我們學到什麼?

只要弱勢者堅信正義永存,勇敢地站出來發聲、抗爭,在權貴利用任何藉口、權力與卑鄙行為「懲罰」抗爭者,意圖摧毀弱小者往後生計的關頭,仍然無悔無懼,堅持堂堂正正地站立著,不亢不卑,就會發現那些表面上不可一世的「權貴」身上披著的只不過是「皇帝的新衣」,不堪一擊。

為什麼?

因為,這些卑鄙者是靠著眾多弱勢者自願的被奴役而為所欲為,榮華富貴。所以他們必須持續利用一切謊言、恐懼、卑鄙行為愚弄大眾,令多數人停止思考正義,放棄抗爭意圖,自我安慰地正當化卑鄙者的一切「權力」與荒唐行為。

當大部分弱小者意識到「公權力」並非某些人獨家並永世擁有,公平正義才是「公權力」的唯一合法有效來源,並且無悔無懼地站出來,沒有任何卑鄙無恥者或組織能夠有力抗衡這股覺醒並堅定的大眾力量。

歷史上的強權政治無一例外地因此失去其看來牢不可破的「權力」。

在此民主退潮,強權無恥橫行的時代,弱小的葉蔚琳和她身後的幾位抗爭者,勇敢地展現了「弱者的勇氣」是如何可貴並可欲 —— 弱小的抗爭者沒有被擊倒;貌似強大的「權貴集團」實質上非常脆弱心虛。要玩「大」,卑鄙者只能靠「嚇」;真正擁有開「大」能力者,是一眾覺醒了的「弱小者」。

我似乎此刻又聽到了那些「自願為奴者」(這些人往往喜歡將自己幻想成「智者」、「實用主義者」)的喃喃自語:「這是偉大的權貴們的心理戰術,暫時擱置炒魷,軟化抗爭者,淡化支持者關注,過些日子再炒人!」

事件或許真的會如此演變,畢竟這等卑鄙手段並不少見(對不起了,「智者」必然反駁用詞,這些人認可的用詞應該是「高明手段」)。那也不要緊,弱小但覺醒了的大眾只會因此學到更多教訓,往後更加強大。

「葉蔚琳」是一個優雅的名字。人們似乎從她的名字中體會到,無論這位勇敢的車長所成長的家庭是貧富還是貴賤,這個家族成員的血液裡必含有一種不甘平庸的基因。我們的社會多麼有幸擁有這樣的家庭!社會上所有弱小者都應該向他們致敬。

至於我們還能夠做的,是請有能力者行動起來,說服改善現有的不同「人權獎」(包括諾貝爾和平獎),使這些獎項能夠惠及所有「弱小但為爭取人權、正義而展現出無比勇氣者」。富有的正義者,也可以乾脆設立一個與諾貝爾和平獎相比擬的「人權勇氣獎」,在經濟上與道義上支援那些「勇敢的弱小者」。

廣告
張貼在 政治 | 發表留言

蘇聯2.0

中共春節一過便迫不及待地送給海內外華人一份盛會請帖,邀請各位觀賞「袁式復辟大典」。
突然提前舉行三中全會,提議修改憲法中一項條文,取消國家主席不得擔任超過兩屆的規定。大家可不要以為這只是改動一項條文那麼簡單,這一改動所改動的,是整部憲法的基本精神:即避免一人終身壟斷權力所可能帶來的禍害,讓權力得以定期及和平交接,為權力制度帶來活力及希望,以便中國共產黨一黨專政能夠「合理地」延續下去。

五年前人們還聽到「把權力關到憲法的籠子裏」那麼好聽的話,卻發覺原來這憲法籠子規格尺寸是可以任意改動的,而且真正被關在籠子裡的,還是那老百姓的權利。而待在籠子外的權力則愈加變本加厲,把那憲法任意詮釋任意改動,沒有最荒唐只有更荒唐。

中共的獨裁者體制(「朕」即黨——黨即人大)是世上唯一能夠讓獨裁者把「極權獨裁」包裝成「人民共和國」,然後在「人民共和國」內做皇帝的「具有中國社會主義特色的先進制度」。它在二十一世紀得以成功的關鍵,是這個制度內無官不貪,令掌握權力的獨裁者能夠手持「反貪利劍」挾持所有利益相關者,然後在權力上為所欲為。

這次「復辟提議」曝光後,繼續用什麼「權力籠子」論來安撫人心(如:取消任期限制不代表一定終身任職)怕沒有多少人會相信。政治五毛們肯定迫不及待地吹噓起「穩定發展需要穩定領袖」之類的胡說八道。事實卻是,中國大陸混亂與落後發生在毛澤東的終身統治時期;而改革開放四十年所取得的巨大進展卻是在國家主席十年一換的環境下實現的。事實勝於雄辯,謊言不攻自破。

有人說這是「袁世凱復辟」,卻可恨沒了「蔡鍔」和「孫中山」的制衡力量;有人將此比擬作「毛澤東回朝」,卻怎麼看都找不到半點毛氏當年打天下的威望或信筆而來的文學才華。事實上,可能大家都太小看瘋狂了。如今獨裁者可能走得更遠,跨出國門,走向了世界。什麼鄧小平,毛澤東,袁世凱,老子的目標是蘇聯!一個經濟上超越了蘇聯的蘇聯2.0!

二十世紀的蘇美競逐如今換成了二十一世紀的中美對碰。兩種制度的重新交鋒 —— 獨裁專制對抗民主自由。歷史今後的演變將會非常有趣!

蘇聯2.0的對手美利堅合眾國,如今正承受著愚昧短視的困擾,的確會令一眾沒了皇帝就不知怎麼活的奴兒們心生希望。怕只怕歷史會重演。不自量力者自以為更加偉大,更加充滿智慧,不惜推翻鄧小平,跨過毛澤東,挺進蘇聯老大哥,結果恐怕不是半途慘遭袁世凱似滅亡,就是以活力盡失的蘇聯式解體告終。反正是難以看到繁榮、穩定、昌盛的未來。

憑什麼這麼武斷?

原因實在太多。徹底失去民心,人才逃亡,民間反抗力量漸長,不甘活在打貪利劍威脅下的紅二代找到了反抗口實,經濟下滑…..,新疆,西藏,香港離心更重,台灣除了武力相向外已沒有統一的可能。當然,最怕的還是美國為首的西方民主陣營反制。自由社會期望的「經濟發展帶來民主」幻想如今正式破滅,加上中國的經濟、煽動、軍事威脅,西方民主自由陣營將能夠名正言順的展開圍堵,甚至直接衝突。

而中國真的準備好面對西方挑戰了嗎?沒有。它的經濟仍然脆弱,尖端科技落後,人均GDP只能與多明尼加、瑙魯、保加利亞看齊,軍事能力最多只達到沿岸飛彈拒介。它最大的能力還是在於壓制手無寸鐵的國民。

因為一己之私或愚昧無知,自找麻煩造成國內國外、黨內黨外槍口對準自己,落得孤家寡人,給自己和中共政權製造管治危機,值得嗎?歷史上哪個失道者有好下場?

張貼在 政治 | 發表留言

自找的內憂外患

一直不太明白,中國大陸左一句強起來了,右一句自信了,到底是基於什麼實質的東西?

是有錢了嗎?根據IMF排名,中國人均GDP只不過8000美元,全球排在70名以下(香港排15,台灣排32),其它如世銀、聯合國的排名結果也大致如此。那麼用GDP總值來說事呢?沒錯,中國排在僅次於美國和歐盟的第三位。但那是因為人口多啊。就如印尼,泰國,埃及甚至奈及利亞的GDP總值都高過香港或新加坡,人們總不致於因此認為這些國家的人民更加富有吧?

有軍事力量了嗎?政權不斷閱兵,放風最新武器如何如何,可至今還沒有憑武力收回一寸丟失的國土,也沒有打贏過一場硬仗。更沒有多少人會相信中國已經強大到足以擊敗俄羅斯甚或美國的軍隊,對付小日本都不一定心裏有底。

是科技上領先了嗎?改革開放已經四十年,除了跟在別人後面搞些別人老早就搞出來的東西外,還真沒看到其它的。那帶有指標性的諾貝爾獎,除了文學獎(還有那老尷尬的和平獎)外,科技方面還是在掛零。哦,差點忘了,那位連中國科學院也進不了的屠呦呦代表著改革開放前的眾多中國中醫藥學家得過1/2的生理醫學獎(另外1/2頒給愛爾蘭與日本科學家)。

民心所向嗎?近距離瞭解一下那些有錢、有權或有知識的一群,似乎還在人人盡量往外跑,子女必然往外送。

萬邦來朝了嗎?為了賺錢目的而來的不少,真正朋友沒有,尤其是那些民主文明發達的國家。
環境優美了嗎?看看那全球實時空污地圖上獨特的大地一片紅(極度污染)就清楚不過了。

社會更加文明了嗎?你說呢?

法治了嗎?唉!

其實我們看到政權最強的一面,還是關起門來打狗,對付手無寸鐵的國民。只是在那「強國」迷思下,打壓變得更加自信,更加變本加厲,更加毫無掩飾。問題是,這些日益囂張的倒行逆施,無法無天,到頭來只會切切實實地引起全球民主國家的反感和進一步反制。

最近,歐盟發表聲明譴責香港政府無理剝奪公民參選權;英國拒絕簽署備忘錄支持一帶一路;澳洲大力發展軍力劍指南海;印度拒絕加入一帶一路並積極投入美國的印太戰略合作;台灣拒絕大陸春節加航班機申請;美國國會通過《台灣旅行法》為雙方軍隊與在職官員互訪鬆綁;12名國會議員提名雙學三子競逐諾貝爾和平獎…..。

美中博弈也即將登場。美國的國防戰略已將俄、中列為首要威脅(包括通過媒體散佈中俄式的威權制度思想,貶低美國的民主自由平等制度);國家戰略也直指中國(商務部長更在達沃斯論壇公開指出中國口是心非,根本毫無意圖步入自由市場),即將祭出貿易懲罰與反制措施,推動5G國有化防止中國信息盜竊,稅改及美元貶值,產業回歸,考慮重新加入TPP…..。

如今美國不再輕視中國的威脅及不公平的經濟制度,將國家安全與經濟掛勾,是中共最害怕的戰略轉變。

至於那引以為傲的經濟發展,前景也不太妙。眾所週知的債台高築如今早已騎虎難下,無法根治,只能坐等爆破;美國減稅造成的美元流失可以頃刻掏空外匯儲備;創新乏力、抄襲困難加上經濟下行,欲救無從。比當年高喊的「開發大西北」更雄心勃勃的「一帶一路」舉步維艱,四面楚歌。

目前真正「大可為」的,看來只是加快極權回朝,打壓反對力量,加強弄虛作假欺騙百姓,孤家寡人自嗨到翻。民間則出現如惡搞紅歌、雷鋒俠等讓人笑翻肚皮的軟性抗爭。

未強先驕,早把雄才偉略的鄧小平的「韜光養晦」策略忘得一乾二淨。連香港這個怎麼看都不會危害到國家安全的特區都忍不住要搞臭它,以顯示一下自己的權力(實際上只是破壞力)有多大。最終只會搞到人心向背,自招內憂外患。

張貼在 政治 | 發表留言

守護家園

香港急速變質,歐盟發表了最清晰的反對聲明,美國政府卻重複「雨傘運動」期間的隱形大法,按兵不動,毫無反應。

對於最希望關起門來打狗,外國人吃飽飯別多管閒事的中共,最怕的還是美國這個外國人介入。不過,美國政府歷來最拿手的是等待,等到任何反抗運動有勝機時才會介入。

直到港府從DQ議員,到DQ參選人,一步步荒謬絕倫的倒行逆施引起極大公憤,才看到美國「民間」(12名國會議員)提名「雙學三子」角逐諾貝爾和平獎,算是跨出第一步。

無論從上世紀的兩次世界大戰,蘇東波變天,到不太久之前的北非茉莉花革命,美國政府從來都是錦上添花,而不會雪中送炭。

理解到這一點,香港爭取民主自由的抗爭者們,應該意識到妥協毫無前途,只有發動更大規模的抗爭,才有可能獲得國際間實質有力的支援,才有可能帶來改變。

但有一點卻是必須保證的,即無論多大規模的抗爭,必須保證和平非暴力。以六七暴動為鑑,大多數港人無論如何是不會支持暴力一方的。

抗爭者要帶出的是公平、正義、文明的力量,與貪婪、虛偽、粗鄙的政權形成鮮明對比。

抗爭者必須堅決地與少數港奸鬥爭,寸土必爭,以免讓這些敗類得逞,敗壞香港的社會價值,蒙蔽大多數無知的「港豬」。

但抗爭者們卻千萬不要將希望寄託在改變大多數「港豬」上,這是不可能也是不必要的任務。

「安樂茶飯」是「港豬」人生的唯一所求,他們不怕極權卻最怕亂,在毫無選擇下做奴隸也會安然接受,不會反抗,因為怕亂 —— 這是人類自私軟弱的天性使然,只能充分理解,置之不理。

香港如果能夠守住「真 · 一國兩制」的陣地,靠的是強有力的組織,把現有的一百萬堅定的民主支持者組織起來,更有效地抗爭,進而感召愈來愈多的年輕人加入陣營。直到某一天,政權再也無法通過蒙蔽、欺騙、利誘、恫嚇管治,港奸失去存在價值。

到時候,一旦外圍政經環境配合,民主運動就有機會取得巨大成果。

如今在政權全面封殺下,泛民陣營中那些缺德的政治投機分子已作鳥獸散。此時正是泛民認清敵我、真假,團結重整的契機。

或許有人會以西藏為例, 貶低香港人爭取民主的可能性。但事實上,香港人佔有更佳的天時地利人和。

西藏地處偏遠,歷來封閉貧窮,歐美甚至中共本身在當地的實質利益不多,西藏自治也沒有國際協議背書,支撐西藏反抗運動的理念是藏傳佛教。

反觀香港,地處關鍵地理位置,國際化,開放而富裕,無論是歐美或中共本身在港都有巨大利益,「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由《中英聯合聲明》這一國際協約作基礎,香港人所爭取的是普世的(也是《基本法》明文賦予的)民主制度。

香港人千萬不可妄自菲薄,要堅持信念,守護自己的家園。

張貼在 政治 | 發表留言

鬥長命

更符合DQ條件的前民主黨成員區諾軒(曾經直接聲明支持民主自決)被「欣慰地」入閘,再次證明香港根本不是什麼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法治之地,而是赤裸裸的法律面前隨意演繹的人治特區。

為什麼當權者不乾脆「人人平等」地趕盡殺絕,DQ掉歐諾軒,令港島區補選完全沒有泛民代表,熱烈地鼓舞親共派勢力?

原因有三個。首先,有策略的作惡都是一步步來,逐步蠶食港人權利,先打擊主要敵人(威脅),次要敵人留待下一步收拾;其次,溫順如羊的民主黨早已證明了沒有殺傷力,毋須擔心任其表演;最後,政權有所顧忌,擔心做得太囂張,會惹來不可收拾的民意巨大反彈,徹底葬送親共派的支持基礎。

這次只是幸運,因爲支持民主的力量還沒有強大到令極權驚慌失措的地步。當民主力量強大到泛民推出任何一人參選(甚至捧出一顆西瓜或一束茉莉花)都能大比數當選時,才是極權DQ所有泛民參選人,徹底杜絕反對聲音的時候。

或許極權者計算著要等到「香港眾志」所代表的年輕一代成為社會主流時,民主力量才會發展到這種地步。到時候再玩全面DQ,或者乾脆玩「時辰到」,公開收回假惺惺的「一國兩制」。

如此看來,還真多得了如今那些懵懂無知的「老不死」一輩,讓極權者暫時還可以勉強地多玩一會那「一半蠻橫一半虛偽」的遊戲,無須這麼快就在國際社會上完整地露出極權真面目,畢竟「五十年不變」還沒過一半。

至於那幾位「DQ主任」的不齒行徑,有人說是「平庸之惡」。這個觀點太善良了。港英制度下培育出來的AO,政治敏感度一定高,怎可能那麼「白痴」?實事求是的評語 —— 嘍囉濫權,政治謀殺,賣港求榮。結局 —— 必受審判。

如今的極權主子無恥化,行政部門奴才化,立法部門太監化,司法部門合作化。請問生活其中的所有「老不死」和「少有為」們,大時代來臨了,往後如何自處?

「老不死」們老狗學不來新技巧,肯定還是使出全力討好權貴,以求一頓「安樂茶飯」。

「少有為」們繼續無畏無懼,堅守民主信念,團結老中青有策略地抗爭,等待極權面目的徹底暴露。當邪惡勢力到達瘋狂的巔峰,隨之而來的是無可避免的衰弱消亡之路,也是光明再現之時。

一句話:鬥長命。

張貼在 政治 | 發表留言

普通法制度下的「我認為」

在實行普通法的地區,政府官員的操守是整個制度的成敗關鍵。因為,上至總統、法官,下至地方官員在其職權範圍內經常需要作出判斷與決定而無須給予其主觀判斷的理據 —— 譬如總統決定解除官員職務或特赦囚犯;法官裁決中主觀的判斷;移民官決定是否給予申請者簽證;當然還包括香港那明顯有利益衝突的選舉主任安排及其「判斷」(立法會議員負責監督政府施政,卻由政府官員負責篩選立法會參選人資格!)

因此,普通法地區的大小官員在執行自己工作而須要作出判斷與決定時,必須持守極公正的態度,以便維護制度的公平、公信及有效運作。個人操守於是成為關鍵。

所以,大家千萬不要以為官員的能力比操守更重要。正好相反,官員的操守要比能力重要千萬倍。一個品德低劣卻手握大權的人會對整個普通法制度造成極大的傷害,尤其是那種擁有顛倒黑白,說謊時臉不紅心不跳的「有能力人士(或女士)」。

一旦官員全面奴化敗壞,普通法制度將被摧毀,政府將成為罪惡與混亂之源 —— 行政部門無法無天;立法會明目張膽地自我閹割為橡皮圖章;法院不但失去制衡作用,更成為幫兇,助紂為虐。上至總統、法官,下至選舉主任,個個「我認為……」便隻手遮天,民眾譁然。如此這般,法治、公義、民主制度與信念必然瞬間崩潰,社會大亂,失德失序。

由於普通法制度毋須明文理據,而是依靠官員的個人主觀判斷(大家可能會吃驚地意識到,原來大陸法制度下,濫權者還需要絞盡腦汁寫出一篇胡說八道的理據;而普通法制度下,一旦官員濫權,只需要一句「我認為」),官員的操守與國家以民主自由平等作為最高憲法理念就必然成為制度賴以成功的基石。

以香港特區這個先天不足的怪胎為例,它上頭一國的「阿爺」信奉的是獨裁專制,兩制下的特區卻信奉普通法及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一旦「阿爺」蠻幹,特區官員由上而下喪失操守全面奴化,香港賴以生存與發展的所有制度與價值將會極有「效率」地灰飛煙滅,敗壞得比「阿爺」直接管治區更徹底,更「高效」—— 只需那輕輕的一句:「我認為」。

珍惜民主、自由、公平制度的人們應該清楚認識到這一點:使這種制度得以戰勝挑戰而得以存續的最根本條件,不是法治(可以被失德的敗類輕易扭曲),而是人 —— 人的信念、人的意志與人的行動。

如果人人要麼無動於衷,要麼心灰意冷,要麼指望他人、指望法治、指望救世主,結果只能是眼睜睜看著陰險狡詐之徒為所欲為,敗壞家園。

張貼在 政治 | 發表留言

無知者與無恥者合演的獨裁荒誕劇

獨裁政權有以下與生俱來的特性,無論怎樣閃爍其辭都無法改變,就如潛藏在身體裡的病毒那樣,始終會找到機會跳出來肆虐。

對內獨裁專治,消滅所有不同而正義的訴求,只留下自己「偉大光明正確」的聲音 —— 譬如:戰爭即和平,自由即奴役,無知即力量。

經濟上靠污染環境,奴役民眾,強奪土地,盜竊貪污等「利用外資」行為奪取利益。結果必然是舉國上下貪污盛行,道德敗壞,官富民窮。

對外以國家之力支撐國有或國控企業,利用貿易與市場壁壘、貨幣、信息、威逼利誘等不對稱手段,與開放社會的純商業機構競爭。

大量的無知者會誤認為這種社會是「秩序、效率、繁榮的表表者」,反嗆民主國家的「混亂、拖沓、停滯」,恨不得明天就舉家投奔「秩序效率繁榮」國度;那些絡繹於途的缺德逐利者會為只須向獨裁者溜鬚拍馬便可名成利就(污穢之名嗟來之利)而歌功頌德 —— 譬如,「叫雞可用支付寶,多麼先進!」

城裡的無知者天天吃著迷魂藥,彷彿整個國家都是他的,樂呵呵真幸福!雙腿卻不自禁的奔向「混亂拖沓停滯」的地方大肆搜刮安全先進的日用品(甚至馬桶)。某天想多了,才會發覺自己不過是個毫無政治權利的低端人口(當然,這些人是不可能理解到,無論什麼經濟什麼制度,其實都是政治制度的產物 —— 即這個政府到底是為誰而存在的)。不過低端也可以找到樂子的(譬如美味食物,放屁吐痰)。直到某天不走運,被低端清除,才會發覺原來自己是有怨無處申,只能呼天搶地,恍如末日。

城外的無知者乾瞪著眼,羨慕著這些「大媽級豪客」四處搜羅高歌(譬如在機場高唱國歌要求特殊照顧),懊悔自己書沒讀多少能力成疑,可能連旅費也負擔不起,何來舉家投奔「秩序效率繁榮」國度的可能?對這些人只能說一聲:幸好!

至於城裡面那些「人生勝利者」,則削尖腦袋把財產和家人移送到「混亂拖沓停滯」的地方安居;城外面那些「人生勝利者」除了單槍匹馬或舉家回城大賺一筆,沒有多少人真的計劃永久定居在這「秩序效率繁榮」的城內,更不可能讓自己的子女在城裡面接受「先進的本地教育」。

這種荒誕劇是由城裡城外的兩群人合力演出的:無知的一群與無恥的一群。

張貼在 隨筆 | 發表留言